2000 年結婚;算算婚齡也快20年了。
我的幾位比較要好的閨中蜜友,年紀相仿的婚齡也差不多都在這個數字上下。那些年,剛好碰上了台商、台幹隨著幾個晶圓電子科技大廠大舉西進的年代,為了一個更好的將來,我們這個時間點走入家庭的女性,大多面臨過老公外派,長時間得被迫分離的生活狀態。這種被迫分離,真是讓人不知該拿它怎麼辦才好;民主的好像讓你有所選擇權,可現實當前又逼得你不能說不好;妳知道它畸形變態,可又是那麼常態的存在我們的週遭。在那個形勢比人強底下討生的丈夫與妻子,隔著海峽的兩端,行車走路,舉手投足,像是個失婚或偽單的詐騙男女。

還記得懷孕期間,剛好有一前同事就住在附近,我們差不多時間結婚、差不多時間有了孩子。那時我們的先生不是外派,就是經常性的出差。男人們前線打江山,獨留我們這些女人,在島內守護著這個稱為家的大後方,萬一一旦衝鋒陷陣挫敗了,還有我們這個大後方可以成為最溫暖的避風港。當時我們經常相互調侃、嘲笑彼此像是單親媽媽,一邊互相加油打氣,要自己活得像八零年代美國著名的搖滾樂團《槍與玫瑰 Guns N' Roses 》那樣溫柔與剛強,好順利平安渡過女性賀爾蒙高度跌宕,五感全開的孕期。


好幸福啊,那段期間。僅管先生經常性的出差,但可能我還滿須要有點自己空間的個性,行動自如,又有革命情感的蜜友相伴,不覺寂寞,孤單還算有點剛好。

初期害喜吐的人仰馬翻,再辛苦都還能夠微笑,因為妳知道那些惱人的事都是好事。先生清理我的嘔吐物甘之如飴的一邊嘴角上揚,妳感受著他的喜悅,即便工作再如何忙碌,對升遷再怎麼貪圖,也從未曾缺席過我產檢的日子。

懷孕到了後期,實在很難睡覺,一會兒抽筋,一會兒頻尿…,我提議分開房間一人一張床,至少可以確保他可以睡飽,但他總是推說再看看,再看看,沒關係,沒關係。偶爾我因身體的變化亂發脾氣,他也總是笑笑,帶我去看電影、買我想吃的食物,就是從沒丟下我走掉。問他為什麼那麼好?他說看妳矮矮的身形,肚子凸成三倍大,四肢腫脹得那樣厲害,有次,電影看了一半,妳帶著婚戒的手指突然間腫到抽痛拔不下來,還因此跑去銀樓請專業的傅當場剪斷戒環,光想像如果我是妳就,哎,算了,算了,沒什麼比這更不容易的。

十月懷胎,每天都徜佯在天真爛漫的粉紅泡泡裡。

然後,孩子出生了;兵慌馬亂的;新手父母,措手不及。

先生還是一如往常的上班、下班、出差,但我不一樣了。下了班之後,不再有 me time,不再來去自如,每天面對著洗不完的奶瓶,換不完的尿布,經常性的睡眠不足…,看著自己的前程,眼裡不再有勃勃的生機。孩子整晚不明究理的哭鬧不睡;夜裡突然高燒,我抱著他直奔急診室,一人等到天空漸漸吐白。新手媽媽不耐驚嚇,只好守著孩子、守著這個家嚴嚴實實的,最後只能寸步難行,可同時我的先生因為他的勤奮努力,事業一步一步的爬升,他的成就愈高,就一步一步的離著這個家更遠、更遠。

他總是安慰我說,忍耐一點,他所有的辛苦都是為了這個家好。但我不懂,我太年輕,我不知道為什有一種愛是需要分離來成全。

我節制自律,一直很獨立,從小我就是個能讓長輩放心的小孩,若非到了最後關頭,絕對報喜不報憂。就在孩子出生後才幾個月,生平第一次做了讓父母擔憂受怕的事;那天,我想了很久終於下了決定,鼓起勇氣打了電話跟母親說:「媽,我想離婚了。」

工作,家庭,孩子,熱情參與我生活的婆婆,望著發展愈來愈好卻經常不在身邊的丈夫,心中沒有半點喜悅之情。雖然他把全數的薪資都交給了我,但只是讓我對自己的停滯不前,感到更挫敗、更氣餒、更憤恨不平

媽媽急得馬上趕來台北說:「孩子怎麼辦 ?他那麼小,那麼可愛,怎麼捨得?你不愛他嗎?」天啊,這個對於母愛的疑問句,像生命不能承受的重。我愛我的孩子,但愛為什麼愈深切,愈讓人覺得如此疲憊?工作、家庭、自我的完成,我是那麼努力的想三科都考100分,但結果卻像每科都落得不及格的下場那樣的徒勞令人難堪。那時候,我不知道先生怎麼想?但我是真的連自己都厭棄自己。

今下班後和先生吃飯,逛誠品書店。看到一本名叫《婚內失戀》的書亮晃晃的躺在沉默的書架上,像近鄉情怯般的恍然大悟。我貼近書本,舉起右手的食指在封頁上逐字的從《婚》向《內》再到《失》然後《戀》,一個字一個字的,來來回回。溫柔的撫摸著頁面上的文字像撫摸著自己的過去,然後點點頭,會心一笑。這次我的眼角,不再有泊泊的淚水,心中有那種「我懂」了的淡薄的喜悅。

走過風風雨雨,喜樂和苦痛相伴就快20年,從前的少女如今已長成中年婦人。我曾經也以為柴米油鹽早晚會消磨那個情感豐沛的小女孩對於愛情的渴望,但自己走在路的中途,明白再成熟、再世故的女人,只要心裡曾經有過那個小女孩的,不管走得多遠,都會拉著她的手不放。婚姻的路上我們或多或少都走過婚內失戀,只是當下經歷的那些氣餒,希望,心碎,重覆又重覆,像走進了霧海茫茫的森林,卻在裡頭迷了路;這條不對換那條,就是找不到一個明白的指路人,告訴你這一切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們對自己的徒勞氣極敗壞,失望又傷心,怕極了在裡頭就這樣白白的死掉還不敢說出口。

說到這,好欽佩鄧惠文用字遣詞的功力,原來,那些時候在心裡起的總總毛球,就是———婚內失戀的副作用。也謝謝她能夠用這麼開放又寬闊的角度去談論愛情。倘若把女人一分為二,她的視角幾乎讓全天下的女人全都鬆了一口氣,不管是一輩子努力追愛、又或對愛不屑一顧,統統都得到了救贖;她讓我們知道不論自己是哪一種,我都是正常的,自然的,更重要的是,哈,我們真的沒有病。她說:

— 失去戀愛的感覺,有那麼糟糕嗎?這真的要看人,有些人根本不在乎生活中有沒有戀愛感。有個穩定的家,每天可以看看電視,自己吃不完的東西可以塞到另一個人的胃裡,冬天的時候被子不會那麼冷,要搬重物時有人可以幫忙,地震停電的時候可以互相壯膽,就覺得很好了,甚至還覺得自己比沒結婚的人有優越感。這樣的人沒有戀愛感真的沒關係,不需要被別人影響而開始懷疑自己的婚姻。

但是,與此不同的,有些人如果沒有戀愛的感覺,就會渾身不對勁,有位女士告訴我,那感覺是「全身細胞都吸不到氧氣,只是不斷地累積廢物」。而另一位女士,一直「找不到言語描述婚姻的痛苦」,有一天帶兩歲小孩去撈魚,小孩問「魚為什麼要放在水裡?」,她不假思索地回答「魚沒有水會死掉」,當下突然頓悟這就是她的婚姻狀況而湧出眼淚。

對於這樣感性的人而言,修復關係,汲取需要的愛的氧氣,是生存的必須。

是生存的必須!!
嗯嗯,我想我就是這樣一個情感過剩,倔強又毛很多的女人。大抵我一生到了白髪蒼蒼,都會頑固的追尋有愛情成份的兩性關係。


有一天,我很喜歡的網友 Belle 在看到我的 IG Story 私訊跟我說:「婚內失戀,真的不是一個譁眾取寵的詞。」我便明白了,縱使絕大多數的人都不斷地告誡妳說:「別天真了務實點吧都這把年紀了感覺又不能當飯吃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卻依然固我的,努力的,想方設法留住愛情的我們並不可笑。即使已經花了最大的力氣,愛情只能那麼微弱的存在,都不要放棄。

如果可以選擇,大多數的男女(相信我,男人也有婚內失戀),我相信一輩子也都還是渴望活在愛裡,不管那個愛是不是愛情,至少我們都喜歡愛與被愛的感受。只是我們善於隱忍,溫良恭儉讓,逼得我們明明不願還要讓出將它掩埋,要不迴避不去碰觸又或退而求其次的屈就。可婚姻那麼漫長(如果妳打算只結一次婚的話),妳真的願意這樣抱著它終老?

如果妳是作者筆下那個沒有戀愛感沒關係的人,是真的不需要看到別人打了噴涕就懷疑自己也感冒了,但如果是另一種,請一定要試著努力做一點什麼。小時候父母語重心長的叫我們努力用功讀書,我們都沒那樣聽話了,至於那些老掉牙又不經自己努力過後的他人人生經驗,也真的不用自我囚錮,就讓它隨風散去。

女人自古對於情愛分寸的拿捏本來就不容易;追求多一點,說是背德,無所事事;不追求,又說男人婆,沒有女人的樣子。但,那又如何呢?翻滾吧!誰讓我們是活在21世紀的女子,但願我們都能活成是我們自己所喜歡的樣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ivianlady 的頭像
vivianlady

噓~靜靜地聽我說

vivianla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